銷售熱線:0635-887779

新聞資訊

集團新聞

首頁 - 新聞資訊 - 集團新聞

常修澤:新舊動能轉換全國都看山東打什么牌
時間:2018-09-13

常修澤:新舊動能轉換全國都看山東打什么牌

 

   山東南靠不上長三角,西靠不上京津冀特別是雄安新區,北靠不上新一輪振興東北規劃。山東在未來新階段位置在哪里?在“群雄并起”之中要舉什么新牌? 

   他,1984年出席著名的莫干山會議”;1986年提出創建“社會主義人本經濟學”課題;1988年提出“四沿(沿海、沿江、沿邊境、沿鐵路干線)開放”戰略并被采納;…. 2009年提出“人本、綠色、創新、協調、改革”五個轉型理念,今年3月針對“東北困局”在《戰略與管理》發表3萬余言的《東北振興戰略新論》………。常修澤,這位《20世紀中國知名科學家學術成就概覽(經濟學卷)》的入選者,對于山東正在進行的新舊動能轉化,有何見解?他在做客齊魯大講壇時指出,山東在新舊動能轉換中,重點地區要率先殺出一條血路。 

山東要舉什么新牌? 

今年4月,中央在白洋淀畫了個圈,雄安新區破空而出。這個千年大計,對山東制定本區域的國家戰略規劃有什么影響?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教授常修澤,這位山東籍的國家智庫學者在報告中直面這個問題。

“山東搞新舊動能轉換,主題抓得準。“常教授說。他由南到北,縱論幾大區域戰略:“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過去把它們叫中國經濟發展的三大引擎。現在,我們的南面,珠三角已發展到泛珠三角,囊括了南方九省;長三角,包括江浙滬再加安徽一部分,氣勢不凡;我們所在的這一大片原有個‘環渤海地區戰略’,但十八大后提出京津冀發展,這意味著環渤海的‘核心部位’已單獨列出,今年4月,京津冀這個圈里又畫出來個雄安新區,更為全國所矚目;我們的北面,渤海對面的遼寧,去年中央發布7號文件,出臺新一輪振興東北計劃,甚至內蒙東五盟都能搭上這班車。“常教授高屋建瓴,指點周邊發展態勢。

  “從整個國家戰略布局看,山東南靠不上長三角,西靠不上京津冀特別是雄安新區,北靠不上新一輪振興東北計劃。我的家鄉——山東正處在一個中國的戰略洼地,戰略地位十分尷尬”。說到此處,常修澤教授飽含深情:“作為一個從山東走出的學子,我為自己的家鄉焦慮:在未來新階段,咱們山東的位置在哪里?15.7萬平方公里的齊魯大地,咱們要畫什么新圖?在當今天下群雄并起之中,9800萬鄉親,咱們要舉什么新牌?”

  山東為什么要打新舊動能轉換牌? 

常修澤教授長期從事制度經濟學和國家戰略問題研究。他說,“新舊動能轉這張牌具有戰略意義。改革開放已經38年多了,整個國家的新舊動能轉換雖取的一些進展,但是還沒有完全‘破題’,舊的動能仍然在慣性運作。這不光是 ‘山東的問題’,也是整個‘國家的問題’。所以山東人要開風氣之先,給整個國家的新舊動能轉換趟出一條新路;同時,也順便解決山東在國家戰略的定位問題。”

  常修澤說,“站在全國看動能轉換,山東可以搞試驗;但站在山東看轉換,建議一定要突出重點。從省上來說,如果整個山東15.7萬平方公里都搞成試驗區,這個面是否有點過寬?對于所謂‘泛濟青煙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我建議范圍要適中,重點突出濟青煙威日濰淄等,尤其是濟青煙。從GDP指標看,2016年,青島邁入GDP萬億城市俱樂部;煙臺7003億,濟南6800億。總之,兩個層次:中央可定重點山東,山東可定重點幾市,重點地區要率先殺出一條血路來,以帶動全省全面轉換。

體制不轉換,難免走“圈地、找錢、上項目”的老路 

  在國家發改委制定東北再振興戰略過程中,2016年新被聘為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專家委員會副主任的常修澤教授多次赴東北調研。

  他說:“2003年開始的第一輪東北振興時,當年東北全社會投資4000億,2014年當年全社會投資4萬億,相當于10倍,規模不可謂不大。但是,體制、結構、動能轉換沒有轉好,結果宏觀經濟一下行,東北原有的‘體制病’、‘結構病’一下子就‘水落石出’。2015年東北三省地方國有企業近1萬億元的國有凈資產,加上銀行貸款等超過2.8萬億元的國有總資產,但經營一年,不但沒有利潤,反而整體虧損52.7億元。我很擔心‘東北病’傳染到山東”。

“搞新舊動能轉換,一定要跳出傳統思維模式。”常修澤說,“東北困局和‘權力本位’、‘物本位’的慣性思維有很大關系,搞開發區、試驗區,首先熱衷于圈土地,然后找錢、上項目。這些年,各地搞的開發區、新區,有些沒有實際內容,爛尾不少”。

 

“既然是搞新舊動能轉換,就不能離開體制變革和結構轉型盲目搞什么項目。項目不是不能搞,問題是您以什么思維搞項目,您以什么體制搞項目,您搞什么項目?”常修澤教授對齊魯晚報記者說:“中國供給側的問題,無論產能過剩,還是房地產庫存積壓,還是杠桿率太高,根本上講是體制問題。體制不換,還是圈地、找錢,上項目那一老套路,到頭來不過是舊體制的復制拷貝而已,過幾年成為再調整的對象。”

 

  僵尸企業出清要“淘企不淘人” 

  談到新舊動能轉換中的體制創新,常修澤教授結合最近完稿的《產權包容與創新——中國所有制結構改革40年史論》書稿,提到目前山東經濟的兩個熱點,僵尸企業出清和“混改”。

  相關數據顯示,2015年,山東省管企業利潤為172億元,其中盈利企業貢獻利潤556億,虧損企業虧損379億元,相當于2/3的利潤被這些僵尸企業吃掉了。2017年,山東省的任務是要出清124戶僵尸企業。

“僵尸企業”這個提法,可以意會,但不可深究。如果所說它真的成了‘尸’,不再吞噬國家資源,不再吞噬人民血汗,那倒也是 ‘不幸之幸’。但現在的問題是,它沒有成為‘尸’,而是繼續 ‘吞噬’人民的財富和血汗,把它叫做‘僵噬企業’更貼切。對‘僵噬企業’要堅決淘汰,一定要堅決拔掉針頭,撤掉呼吸機。”常修澤說,這樣的企業,活著一天就是糟蹋老百姓財富一天。

  常修澤結合東北調研了解到的十年前下崗后遺癥指出,僵尸企業出清對山東來講迫在眉睫,但要穩妥地處理僵尸企業的員工。作為《人本經濟學》的探索者,他提出十個字原則:淘(汰)企不淘人,保人不保企。人的問題通過轉崗、培訓、再就業解決,不能讓員工丟掉飯碗。

  “混改”講了三年半,為什么難推動 

  在齊魯大講壇講到“尋找新體制”時,常修澤畫了一張“體制比較表”,指出,現在看一個地方是市場化供給改革思路,還是政府干預型供給改革思路,從微觀角度,觀察的“窗口”是看這個地方“混改”搞得怎么樣。

  今年5月,常修澤調研了山東某縣。這個縣的國有資本投資了17家企業,其中10家是100%國有獨資,7家是混合所有制,目前正在加快“混改”步伐。

  特別是央企,由基層看上面,常修澤發現,央企在山東的二級、三級、四級企業不少,這些子公司,孫公司、曾孫公司,“混改”步伐緩慢,不少央企“按兵不動”,至于“員工持股”更是微乎其微。一家央企門口寫著“讓職工與企業共同成長”,常修澤說,“口號是很好的”,但是,他問企業負責人,“您用什么機制,用什么制度安排,讓職工與企業共同成長呢?您搞沒搞員工持股?”企業負責人說“沒有”。

“員工對財產沒有關切度,怎么讓員工和企業共同成長呢?”常修澤說,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混改”是國企改革突破口;而且明確指出,“允許混合所有制經濟實行企業員工持股,形成資本所有者和勞動者利益共同體”。“這個決定已經下達三年半了,但不少企業‘按兵不動’,我了解實情后,很不開心。”

  “為什么推不動?原因很復雜,也不能全怨下面。企業員工持股作為國有企業改革的新事物,已經歷兩輪,第一輪是90年代前半期,第二輪是90年代中后期,但2002年這項改革被上面叫停,有的地方員工持股遭到批判。現在,一些地方官員顧慮重重,怕在改革的過程當中會出現問題,寧可不作為,也不在自己手上搞,怕將來‘賬’算到自己頭上。”常修澤剖析說。

  這種典型的“孫連城式干部”,曾被山東省委副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在杭州鄭州合肥三地考察總結大會上痛批。

常修澤說:“在當前黨內和社會存在嚴重腐敗的情況下,整個‘混改’的操作過程,如何防止這種新的制度設計發生‘異化’?同時,在反‘異化’過程中,又避免導致‘因噎廢食’,而無所作為、按兵不動?確實是個需要解決的問題。”他建議,為打消地方領導干部的顧慮,比如國企改革中,國有股、民營股、職工股,職工股里管理層持股比例,各類不同企業應有個不同的大體股權框架或者區間,國務院應有更明細的政策出臺,以讓基層的同志有所遵循,“中央政府應該率先垂范”。

   創造新供給:山東如何“烙新餅”? 

  “不要總想分享市場,而要考慮創造市場,要設法烙出一份大餡餅,最好是烘烤出一塊新餡餅。”這是美國的著名管理學家托馬斯《亂中取勝》中的一段話,常教授將這段話寫入1994年出版的《現代企業創新論》一書中,并認為“烙新餅”是企業競爭的最新境界。

  常修澤說,“烙新餅”的思維,實際上是“創造新供給”,包括四新,即“新產業、新業態、新技術、新的商業模式”。結合山東實際和他的新著《人本型結構論》,他建議“烙三疊新餅”。

  “第一疊餅”是戰略新興產業,包括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生物工程、新材料、新能源。以此帶領,一則,推動傳統產業改造升級,二則,推動支柱產業的優化提升。這里的亮點是“產業智慧化”。山東有浪潮集團等一批先鋒企業,可盡量促成“智慧產業化”。

  “第二疊餅”是生產型服務業。現在民間金融在整個金融體系中比重微乎其微,民間金融有很大創新空間;還有現代物流、設計咨詢等。

  第三疊餅是生活型服務業,特別是醫療健康服務業,還有商貿、旅游、居民服務業、文化產業、體育健身、市場化培訓等,這些市場都非常廣闊。

  他用最新數據說話:“2016年,全國的服務業比重為51.5%,而山東的服務業比重只有47.3%,比全國低4個多百分點。整個服務業,特別是生產型服務業是山東的‘短板’應該補上”。

講演中,常教授就新舊動能轉換提煉成四句話:“尋找新體制”;“創造新供給”;“組合新資源”;“培育創新者”,特別是培育和保護企業家,這是山東稀缺的資源。

                                                  供稿:趙永強

 

 

 

另类重口味dbsm日本tv